万博app2.0手动下载
|| 您好,欢迎访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曲阜市委员会网站!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政协动态  
曲阜市政协主席孔令玉等一行赴天津出席孔子玉遗体告别仪式
发布时间:2019.04.25    新闻来源: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曲阜市委员会   浏览次数:

  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建国后曲阜县人民政府首任县长,原天津市国营农场管理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离休干部孔子玉同志(正厅级,享受副省部级医疗待遇),因病于2019年4月17日22时逝世,享年101岁。



  孔子玉,原籍曲阜,孔子第72代孙,1918年10月生人,是建国后的曲阜县人民政府第一任县长、中共曲阜县委第二任县委书记。在曲阜工作期间,孔子玉同志亲历了建国初期的曲阜社会主义建设、支援抗美援朝等工作,参与了迎接毛泽东、刘少奇、朱德、董必武等党和国家领导人视察曲阜等重大任务,是曲阜解放初期那段历史的重要见证者之一。



  受曲阜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委托,曲阜市政协主席孔令玉,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孙希忠,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张继友,市政府特邀咨询甄海江,以及市政协文化和文史委员会副主任王强、市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陈玉鑫、市委组织部办公室主任孔志强一行7人于4月19日晚11时抵达天津,并于次日凌晨6时前往孔子玉住所看望慰问孔子玉家属,回顾孔老与曲阜的深厚情谊。4月20日上午9时,孔主席一行又专程赶赴天津市第一殡仪馆参加孔子玉同志遗体告别仪式。



  2016年曲阜市撤县建市30周年之际,市政协主席孔令玉曾带领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广播电视台台长张明哲等一行于4月28日到天津市专程看望拜访孔子玉同志。当时孔老已98岁高龄,因患脑梗,无法行走,靠轮椅活动,但精神矍铄。孔令玉主席向孔老赠送了近两年曲阜市政协编辑出版的《曲阜文史集萃》《1966阙里纪事》两本图书,并表达了对孔老的美好祝愿。



  孔子玉同志1918年10月出生于江苏省沛县孔庄村的一个农民家庭。1937年7月入沛县职业中学,12月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38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年5月,调沛县抗日游击队八中队,任分队政治战士。1942年5月,任鲁南双山县二区区委副书记兼组织委员。1944年10月,调临城县五区任区委书记。1945年3月,调凫山县八区任区委书记兼南阳镇公安分局局长。1947年10月,调白彦县苗庄区任区委书记。1949年2月至1952年10月,任曲阜县委委员、县长。1952年1月至1954年11日,任中共曲阜县委书记。1950年1月至1953年12月,兼任曲阜县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主席。1952年1月至1954年8月,兼任曲阜县人民武装部政委。



  1954年孔子玉同志离开曲阜,在往后的近30年里,先后任济宁专员公署副专员,轻工业部基建司办公室主任、司长助理、副司长,轻工业部食品研究所党总支书记、所长,轻工业部设计院副院长,轻工业部天津安装公司党委书记,天津市造纸四厂党委书记,天津市农林局副局长,天津市国营农场管理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等职。1983年3月离职休养。

相关链接

听孔子玉同志回忆毛主席的亲切接见


  1991年秋,微山县召开党史工作座谈会,老革命们聚会在曾战斗过的微山湖区回顾战争岁月书写微山党史。会后按照县委的分工我陪同孔子玉同志访问凫山老区。

  孔子玉同志1918年出生于沛县孔庄村一个农民家庭里,1938年入党,先后在苏鲁豫一带参加过游击战争打击日寇。1945年3月他调任凫山县八区任党委书记,这时他与我父亲马宜震(时任凫山县八区区长)共同战斗在凫山南麓和微山湖上。

  孔子玉是我儿时就崇拜的英雄,能陪同他访问,心情异常高兴。

  我们先后到了南阳、黄山、陈庄等地,看得出他对那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充满感情,他看望了老战友辛恒典、孔宪英等革命老人,对微山湖的发展建设、改革开放提出了一些好的建议。期间我与他老人家谈论最多的话题,是他1952年任曲阜县委书记期间受到毛主席亲切接见并陪同毛主席游览孔庙、孔府、孔林的情况,他回忆道:

  1952年10月28日,风和日丽,一辆黑色轿车在孔府门东停下,毛主席下车后,我大步走上前,一把握着毛主席的手,激动地问:“主席您好?”毛主席微笑着回答:“好!好!”

  接着我陪毛主席一行先看孔庙。孔庙在孔府西面,紧挨孔府,位于曲阜城中心,是组规模宏大、气势雄伟的古代建筑群,它与北京的故宫和河北承德的避暑山庄并称我国古代三大建筑群,庙内黄瓦红垣,雕梁画栋,碑碣如林,古木参天。

  毛主席走进华东门,映入眼帘的是金碧辉煌的十三个御碑亭。碑亭南八北五,两行排列,斗拱飞翘,檐牙高啄,黄瓦流金,鳞次栉比。亭内有唐、宋、金、元、明、清皇帝立的十三幢石碑。

  接着,穿过大成门来到杏坛。这里苍碧的柏桧,朱红的廊柱,金色的屋顶,重叠错落,交相辉映,迎面一块海蓝色的匾分外醒目,正书“杏坛”二字。

  我兴致勃勃地向毛主席介绍说:“这是杏坛,据史书记载,孔子周游列国返回鲁国后,曾在杏树下设坛讲学,所以在孔庙修建了杏坛。”

  毛主席听完后,注视着双重飞檐、十字结脊、四面悬山的杏坛。而后,便健步登上石阶,来到大成殿前。毛主席顺手摘下黄呢帽,仰望着宏伟的大成殿,只见它气势雄伟,重檐飞翘,斗拱交错,雕梁画栋,金碧辉煌,藻井枋檩饰以云龙图案,熠耀辉映,祥云缭绕,群龙竞飞,毛主席看到这里,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随后,毛主席便漫步来到前檐下的10根深雕盘龙石柱前,仔细看了雕刻的两龙对翔,盘绕升腾,中缀宝珠,四绕云焰,柱脚缀以山石,衬以波涛的图案。10根龙柱两两相对,各具变化,无一雷同,造型优美生动,雕刻玲珑剔透,龙姿栩栩如生。这是曲阜独有的石刻艺术瑰宝,显示了劳动人民的才华和智慧。

  顺着大成殿东边的廊台毛主席向北走去,来到寝殿,简单一看,到圣迹殿,殿内珍藏着石刻的《圣迹图》,毛主席边走边看嵌在殿墙上的《圣迹图》,环殿一周,又兴致勃勃来到诗礼堂。

  我对毛主席说:“这是孔子教儿子孔鲤学诗学礼的地方。”

  毛主席点点头,环顾四周,又漫步来到院中,上下看了唐槐和宋银杏,它们虽历经千载,仍然是枝叶繁茂、遒劲挺拔。银杏东雄西雌,浓荫半亩,毛主席仰望雌树上硕果累累,开心地笑了。随后走出孔庙,去参观孔府。

  毛主席漫步走进孔府大门,他健步穿过重光门来到了大堂、二堂、三堂,便到前上房休息。

  前上房是孔府主人接待至亲和近族的客厅,我们预先在这里准备好茶水,请毛主席在此休息。毛主席坐在中间,随同人员分坐两旁,我紧挨毛主席坐了下来。

  毛主席点燃一支香烟吸了几口,又端起孔府用的扣碗,喝了几口清茶,转过脸来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孔子玉。”

  毛主席又问:“你和曲阜的孔姓是否是一家子?”

  “是。”我肯定地回答。

  毛主席问:“你们的行辈是怎么排的?”

  “据说,乾隆时候赐给孔姓三十个字作辈分,有:兴毓传继广,昭宪庆繁祥,令德维垂佑,钦绍念显扬……我只知道这几个,其余都记不清了。”

  毛主席听了微微点了点头笑了,便顺手把一个包装不太精美的白烟盒撕开,递给了我,让我在烟盒的白纸上写下来。我认真地写完后,便站起来,双手递给毛主席。

  毛主席认真地看了一遍笑了笑,便交给秘书。接着又问:“你怎么叫孔子玉?行辈里没有你这一辈嘛?”

  “我原名是叫孔宪彬,跟了您老人家参加革命了嘛,不再按行辈排了。”

  毛主席笑了,又问:“你是哪里人?”

  “是沛县人,四代以上在曲阜,是逃荒到江苏的。”

  毛主席轻轻地嗯了一声,转过话题又问:“以后你的孩子还接着这些辈起名吗?”

  “按辈行,不按辈也行,起个名就行了。”我笑着回答。

  毛主席听后笑着点点头。

  在前上房休息了约20多分钟,由于时间仓促,我原来准备好汇报提纲装在口袋里也没用上,便驱车前往孔林。

  孔林,是孔子及其家族的专用墓地。“墓古千年在,林深五月寒”。孔林内现有10多万株树,其中古树2万多株,盘根错节,根深叶茂,遮天盖日,是一座天然植物园。

  轿车驶出曲阜城北门,进入孔林的神道。只见两行苍柏,如龙如虬,夹道而立,毛主席在车上问我:“两边的柏树为什么都锯了头?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并不知道历史原因,只凭主观印象说:“都是些老树了,树梢干了,才把树头锯掉。”回来后经调查,真实情况是清朝初曲阜12府的人出于对孔林的妒忌,意思是锯掉正枝,长偏枝,所以把神道的柏树头都锯掉了。

  汽车很快驶进了孔林,在洙水桥前停下,毛主席下车后,只见桥下绿草如茵,流水潺潺,桥上青石雕栏,光洁恬静。毛主席漫步登上洙水桥,刚到桥中间,忽听后面“呯”的一声!

  这意外的响声,令我们心里咯噔一下,都吃了一惊,我吓坏了,可毛主席听后非常坦然,笑着问我:“你们这里还经常打枪吗?”

  我心情非常紧张地回答:“有时也打。”

  我们正在紧张又很纳闷时,后面的同志跑来说:“刚才响是后边的吉普车轮胎打炮了。”我们这才把心放下来。

  看完孔子墓,毛主席点燃了一支香烟,边走边吸,问我:“舞雩台在什么地方?”

  “在曲阜城南,只是个台子,什么也没有。”我回答。

  毛主席嗯了一声,便点点头,意思是不去了。

  来到洙水桥前上车,驶出孔林门,我下车与毛主席他老人家告辞。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曲阜市委员会   版权所有   鲁ICP备17003616号
地址(ADD):曲阜市春秋路一号    联系电话(TEL):0537-4498415   传真(FAX):0537-4498415
E-MAIL:qfzxzfb@163.com   技术支持:麦田网络